老版奶瓶抖音

   看着双手重获自由,伏在安南的书桌上向玛利亚写信的瓦西里,安南又强调了一遍:“写完后记得给我看一次。”

   “我懂的,殿下。”

   老瓦西里头也不抬,只是顺从的对他答道。

   安南点点头,示意自己听到了。

   他向后微微倾斜身体,靠在座椅上思考着。

   安南刚刚得知,玛利亚·凛冬发给瓦西里的命令:

   “准备回国吧,瓦西里。十天后,会有一艘盖着蓝色帆布的货船抵达冻水港。你可以乘船离开。”

   之后瓦西里便第一时间询问安南——是否可以将他在这里的消息,透露给玛利亚?

   安南的答复是可以,但他必须知道瓦西里写的是什么。

   瓦西里·曼宁轻易的答应了这个要求。

   等待他写回信的时候,安南沉默的思考着。

   ……瓦西里·曼宁啊。

   漂亮美女朱唇粉面清纯唯美生活照

   安南的确知道这个姓氏。

   他也的确见过他的哥哥——默林·曼宁。

   但那是因为,安南曾经在噩梦:白塔中见过他。

   默林曾参与到米开朗基罗的仪式上半部分中。能被米开朗基罗邀请,哪怕他不是最优秀的失能学派巫师,基本上也大差不多。

   在他退休前,默林曾是冬之手的核心成员——甚至能被玛利亚所信任。

   安南还记得他……那是一个身材削瘦、长得很高的沉默寡言的老人。

   默林的咒物是一枚银质的舌环,而咒纹的位置就在口腔中。在当时巫师们发生冲突的时候,他第一反应就是挡在了玛利亚面前。

   ……但安南心里也很清楚。

   当年在白塔仪式中活下来的人中……必然是没有默林的。

   也就是说,老默林在五年前应该就已经死去了。

   再稍微算算看……基本上,瓦西里被玛利亚派遣进入诺亚王国的时间,基本上就是在白塔仪式结束后。他的首要职责,就是观察米开朗基罗的复活……

   ……是的。

   瓦西里在最开始的任务,就只是来“观察”的。

   虽说是接受了腐夫教会的雇佣,可最后放出大量召唤生物破坏仪式的,却也正是他本人。这种程度的介入,显然已经超过了“观察”的程度。

   甚至可以说,他的行为与玛利亚的命令是有些相悖的。

   玛利亚只派他一个人来,还不给他帮手。那她的目的,就必然不是为了“破坏仪式”,仅仅只是观察而已。

   派遣瓦西里的目的,就是因为他拥有充足的神秘知识。能够看得懂仪式。

   最开始,安南不太理解这其中的矛盾之处。

   但得知默林就是瓦西里的亲生哥哥后……安南就已经明白了一切。

   ……原来如此。

   他是把哥哥的死,算在了米开朗基罗头上了吗?

   瓦西里虽然接到了玛利亚的任务、也知道这是神明的升华仪式,但他本身还是想试试看。到底能否破坏掉这场仪式。

   所以瓦西里才在最开始时,打算和“唐璜·杰兰特”同归于尽。杰兰特家族的直系子嗣如果死在这里,必然会引起诺亚王国内部的动乱。

   这就算是他最后的波纹了。

   而他在见到安南和卡芙妮之后,显然立刻意识到了什么。这才放弃了“瓦西里使用大爆炸”的想法。

   怪不得……

   安南从最开始,就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   要知道,仪式师的超凡力量,完全来自于神秘知识。

   而决定了仪式师强弱的,是他们的逻辑分析能力、应变能力、记忆力、经验、理性、胆识……以及最重要的,要有钱。

   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。

   神秘知识的价格可不便宜。

   一些仪式知识能够直接催生出仪式师,因此在大多数国家中都属于禁书;而那些关于神明的知识,本身就是无法传播的禁忌——那些知识拥有重量,无法被凡人的大脑所记忆。

   哪怕是听到了、看到了,也最多将其使用一次而已。

   那些记载了神秘知识的秘典,更不可能是没钱的人能轻易得到的。

   之前让安南以为,这可能是腐夫的直系教团的原因……就是因为召唤物太多了。这不像是一个人能掌握的庞大知识。

   可它的确是。

  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。

   瓦西里的那些蠢货徒弟们,根本没有意识到……他们的老师绝对不是什么野生的、穷困潦倒的仪式师。而是某国官方的人。

   已经记载了关于神明的禁忌知识的“秘典”,在后不会消失;只是在消耗掉之后,需要再度进行补充而已。而那些关于仪式的知识,更是被他们收缴在禁书库中。

   无论是诺亚国王还是凛冬大公,只要不傻就肯定会试着制造仪式师。

   瓦西里为什么能得知种类如此多的禁忌知识?

   他为什么能被玛利亚信任,单人潜伏到他国执行关乎神明的任务,潜伏时间长达五年之久?

   答案很简单。

   他和他的哥哥,根本就是同类职业!

   他的哥哥默林是冬之手的高层,主要负责的就是国内铲除异己的特务事务;而瓦西里本人能够被玛利亚亲自下令,执行任务周期长达数年的跨境任务……只能说明,瓦西里同样也是间谍事务中的精英。

   毕竟超凡者从地下通道出入境,是要核对通关文件、严格核实身份的。这就让他们不可能去执行间谍任务……但普通人的话又太弱,完全无法和超凡者对抗。拥有稳定的超凡力量的圣职者们,又不可能被各国王室直接调动。

   唯一能从灰雾中通行的……就只剩下仪式师了。

   所以安南也终于明白了另一件事:

   为什么见到仪式师就要抓起来?

   因为每一个仪式师,无论强弱……都可能是他国的间谍。

   “写好了。”

   瓦西里轻声说道。

   随后他将笔放到桌上,伸手将信推给安南。

   只见上面写着:

   “致敬风暴与狼:

   “新情报:我已与失踪已久的安南殿下碰面。他如今正在诺亚,化名为唐璜·杰兰特。他已完成了当年的猜想,得到了反转铭文,重新得到了感情。但殿下已成为了超凡者,无法乘船通过灰雾回归凛冬。

   “另:安南殿下如今与‘影魔’卡芙妮殿下交好,且有银骑士的进阶,身份可能已泄漏;

   “询问,我是否照原计划于十日后回归凛冬?”

   看着安南仔细着回信,瓦西里主动开口,低声询问安南:“殿下,倒数第二段……是否要去掉?”

   “……不用。”

   安南果断的拒绝道:“就这么发。”

   他认为,玛利亚需要得到更准确的情报,行动才不至于有所偏差。情报就必须传达的足够准确才行。

   而且这也没什么好删的……

   很快,安南看着瓦西里举行了简单的献祭仪式,将情报“烧”给了玛利亚。

   没过多久,瓦西里便抬起头来。

   “接到回信了,殿下。”

   瓦西里恭敬地说道:“回归计划取消。

   “‘风暴之女’命令我,留下诺亚辅佐您。她会想办法把您带回去,并让我传口信给您。让您不要试图主动翻越地下国境线,安静的等在诺亚,不要乱跑,也不要再和陌生人接触了。”

   ……但我没法不乱跑啊。

   安南深深叹了口气。

   我再过仨月,就要去王都了啊……这可是银爵士亲自下达的任务。

   安南无奈的把这个任务复述了一遍,让瓦西里再传给玛利亚。

   ……总觉得,玛利亚是不是把他当成小孩了?

   让他停在原地不要乱跑,不要跟陌生人讲话……就像是在手机里跟迷路的小孩说的话一样。

   不对,安南的身体年龄,好像真的就是个孩子……